水仙在北疆绽放(纪实散文)(图)

No Comments

  边防军人们为边防默默地奉献着青春年华,而边防军人的妻子们或女友们,也在为边防军人默默地绽放着幽香。他们都拥有了水仙的属性和品格。

  狂风卷着刀片呼啸,大雪挥着鞭子逞凶。隆冬时节的黑龙江上,温柔起伏的不再是夏日的波浪,而是钢铁似的冰块。在祖国版图上纬度最高、位置最北而温度最低的地方,驻扎着某部四连。四野茫茫,非白即黑。冬天,官兵们只有从记忆的视窗中寻觅绿色,只能从遐想的库存里寻觅花香。

  2007年春节前夕,一位将军在这最寒冷的时节来到四连,同时带来了他的友人从南方给他捎来的水仙鳞茎。官兵们将水仙的根茎放在盛水的脸盆里、茶缸中。

  这些水仙仿佛善解人意,很快就生根、发芽、绽蕾。绿油油的叶片中,水仙竞相绽放。那乳白色的花瓣、金黄色的花蕊,冰清玉洁、高雅脱俗,芬芳四溢,成了四连营区春节期间最美丽的一道风景。

  为了方便大家参观欣赏、拍照留影,指导员就把这些花放在了宽敞、明亮的连队大会议室里。深夜里,从零下4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执勤回来的战士,脑袋还伸进会议室的门缝里,悄悄看看这些美丽的水仙,好像寒冷和疲劳一下子消遁了。

  一年之后,当笔者也来到四连采访时,指导员说起当时的情景,还是那样的激动,并让我在他的电脑里欣赏他当时拍下的数百张水仙图。四连的官兵为何这样喜欢水仙花?指导员说,因为这里的冬天太需要鲜花装点了,就像边防军人需要爱情一样。于是,围绕爱情与婚姻这个古老而又现实的问题,指导员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因为没有见到连长,所以指导员关于边防军人爱情与婚姻的话题就从连长开始了。四连连长叫任炎农,这个来自内蒙古的七尺男儿,对四连和执勤地域的每一片山水草木,都充满大草原一样辽阔的深情。也许他把更多的爱投入到了部队和边防,却愧对深深爱着自己的妻子。他与她是高中同学,爱人在呼和浩特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,不想因随军到边防而失业。在她的内心深处,多么希望心爱的丈夫早点脱军装回来呀!多少个孤独的夜晚,她都做着丈夫回到自己身边的美梦。她有时甚至希望丈夫哪里受点伤,在边防干不下去了,只好回来让她养着,这样他们就能天天团聚了。可幻想归幻想,现实是现实,她怎么能忍心看着丈夫受伤呢?

  后来,这位边防军官的妻子又调整了自己的期望值:不求与丈夫天天生活在一起,但求他能留下一个爱情的结晶在身边。这样,她天天看着孩子,就等于天天看着丈夫。可每次丈夫探亲,都是带着一身的疲惫匆匆而来匆匆而去,这个心愿迟迟没有实现。前年她发狠请了几个月的假来部队,发誓不怀上孩子不回家。每个晚上,她都期盼丈夫早点回家属院休息,可他似乎总是天天回来得很晚。自从驻地北极村变成旅游区之后,执勤的任务非常繁重。四连已连续14年荣立集体二等功、连续18年被黑龙江省军区评为基层建设标兵连队。作为主官,他不能因为工作上的一点疏忽而出问题,损伤官兵们强烈的集体荣誉感。当他劳累了一天深夜归来时,还没等妻子说几句话呢,他就鼾声如雷了。妻子心疼地剥下他的外衣,给他盖好被子。第二天一早,妻子醒来用手一摸,身边早已没人了。此时,她的“白马王子”正带兵出操呢!

  好消息是她在前年那个硕果累累的金秋时节终于怀孕了。然而不幸的是,冬天降临时,她在雪地里跋涉三四里地去洗澡,路上摔了一跤,孩子流产了。连长把妻子从医院接回的同时,又送她踏上了回内蒙的火车。他与她,是在泪水中分别的。

  冬去冬又回。转眼一年又过去了,结婚已5年多还没有怀上孩子的妻子,多么希望再次怀孕啊!就在这时,连长打电话告诉她,承蒙上级领导的关心,马上让他借送退伍老兵的机会回家一趟。妻子高兴极了,谁知部队情况突变,他又走不了啦。他实在害怕听到妻子的哭声,这一天,他忐忑的心始终平静不下来,最终找到指导员说:“还是你给我媳妇打个电话吧……”

  讲到这里,指导员的眼圈发红了。前些天,已经30多岁的连长终于被组织上赶回内蒙去了。临别前他对指导员开玩笑说:“这次回去一定要创造出一个新生命来,为我们的北疆培养守边的接班人。”

  在边防部队,尽管各级领导和机关对官兵的婚恋非常关心,但大龄军人择偶仍然面对很多问题。尤其是大龄士官的婚恋问题解决起来更难些。士官崔云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他和女友认识3年了,两人相聚的时间只有个把月。婚期就定在这个白雪皑皑的冬天,准新郎喜气洋洋就要出发,却因接到特殊任务回不去了。气急了的姑娘一个电话打过来:“回不来就散伙吧,我等了你整整三年呢!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”指导员接过姑娘的电话,大道理加小道理讲了一通,话筒都发热了。姑娘哭着说:“指导员,您讲的这些道理我都懂,可我实在不能再忍受这种分离了……”指导员答应姑娘,等这次任务完成了,肯定会让小崔回去,姑娘又在电话那头笑了,肯定笑成了一朵水仙花。

  闻此,指导员红扑扑的脸上顿时灿烂起来:“说起来,我们的事还挺浪漫。我的爱人生在苏南,家庭条件很优越。就这么一个漂亮的江南女子,偏偏喜欢边防军人。大学毕业后,她竟然辞别水乡来到漠河,专门寻找边防军人的爱。那年我刚从军校毕业就与她相遇,我们一见钟情。可是,她家里听说她真的要嫁给一位边防军官时,坚决不同意。一个电话,将她骗回了老家。七大姑八大姨前来说亲,家财万贯的商人和经理,还有外资企业的老板和国家公务员,她听了介绍只是摇摇头。有数次她被迫同人家见面,可连正眼也不瞧人家一下。她说,自从她心里有了我以后,就再也容不得他人了。别人再优秀,都无法取代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。于是,她义无反顾地奔我而来了。不久,我们就结了婚。现在,我女儿已经3岁了。当我去年初从团机关调到四连任指导员后,妻子为了全力支持我,竟辞掉了中学英语教师的工作,搬到连队家属院来了。她可真是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,嫁个扁担就跟一字走。”又一朵水仙花为边防军人默默绽放了。

  难怪这里的军人这么喜欢水仙花!因为它只需要一点清水,就能奉献出美艳的姿容和满屋的芬芳来。边防军人们为边防默默地奉献着青春年华,而边防军人的妻子们或女友们,也在为边防军人默默地绽放着幽香。他们都拥有着水仙的属性和品格。

  由此我明白了,那位将军当时千里迢迢赠送水仙花给四连,表达的就是对四连官兵、对边防军人及其配偶的赞美,又包涵着一种深深的期待。

Categories: 开云体育在线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